木汣

我在的地方,就是粮仓

何必 修改版 峰霆AU 伪文艺风肾入

与李易峰分手后的第一年零十五天
陈伟霆像过去半个月一样呆看着凌乱的桌面中央唯一的小小空地,包装精美扎了漂亮的粉色缎带的白色蛋糕盒正安稳地搁置在中心。
他想要动动手指却发现自己没出息地全身僵硬,一向活跃跳动的心脏亦涩滞得不行。
明明无病无恙,偏生只觉得酸麻无力,下一秒就要支撑不住软倒在地。
总以为时间可以像海浪冲刷沙滩一样抹去所有旧回忆,却不料大块的温暖细碎的疼痛只是深埋泥淤,不经意间便翻挖出遍地。
就像他明明欢喜亮闪闪的繁琐饰品,左手中指却永远只是一枚简陋银环。催眠自己太忙忘记已成habit,实际只是不忍舍弃。
其实这又是何必。
他们已回不到过去。
磨砂的玻璃推拉门发出划过轨道的声响。不是隔壁文印室小妹急躁地一把推开,也不是对面斯文青年的先敲三下,而是独属某人的特别节奏,早已侵入血液骨髓。
总以为光阴好慢好长细数来却如白驹过隙。
总以为记忆模糊不清回想起却淡淡明晰。
就如无数个从前那般静静站立,等待那个人温柔地环住自己。
幽深黑夜无数次梦见因而泪湿枕巾的嗓音远远近近,让他忍不住阖上双眸贪婪倾听。
“我们不必回到过去。”
我们只需迎接崭新的明日。

让冷封一年的坚冰化作一汪春水,其实只需三根手指的温度。

其实“何必”就是反问语气的“不必”~
说话语气分攻受啊!!
文艺风be生生扭成he我还真是...
最后一句纯粹是为了报复写be的后妈们!
崩塌了...愿意看的就将就吧...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