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汣

我在的地方,就是粮仓

(佛爷X文世倾&安逸尘)洞房花烛

应了青铜铜的点梗开的三轮车

文世倾哥哥&安逸尘弟弟双胞胎设定

诈尸老司机,自我放飞,车技不稳定,人物OOC,慎上

 

往日是很少有人敢对张大佛爷评头论足说三道四的,毕竟这个人的名字,几乎与力量与权势划等号,以致人们一想起他,就不由升起一股敬畏之情。但今日是不同的。今日是张大佛爷的大喜之日。然而他还是那个说一不二的张大佛爷,他不娶军阀家的小姐,不纳美艳风骚的小妾,却同时迎了文世倾医生和安逸尘探长入正门。

又有人说了,这对兄弟可不比什么美人逊色到哪去,文医生清雅温柔,安探长聪敏俊秀,多少姑娘家的梦中情人呢。张大佛爷这可是坐享齐人之福,娥皇女英,不外如是。

不过这话也就只敢在私底下说说,谁敢去张大佛爷面前嚼舌根子呢!

虽说是迎了男妻,宴席却是毫不含糊的,美酒佳肴流水一般送上桌。小厮丫鬟伺候地殷勤,客人们也饮得尽兴,席间不免谈起点不上台面的东西。

想想,一双花儿似的兄弟,被翻红袖,颠鸾倒凤,少不了耗上一晚上功夫。

想到这一点的客人们面上便不禁带了一点促狭,挤眉弄眼却又故作正经地互相示意着,寻了机会向张大佛爷告辞,还要再凑到一起调笑两位小公子几句。

难得的大喜之日,张大佛爷可是被灌了不少好酒下去,只怕两个小公子要多吃些委屈。男人黄汤一喝多,那就和牲口没什么区别了。

 

张大佛爷醉了吗?自然是没有。作为老九门之首,一百个文家兄弟加起来,也喝不过他一个人,更何况文世倾那杯酒倒的体质。不过现在张大佛爷正享受着文医生的头部按摩,看着安小探长准备茶水,也就懒得再去解释一句,多余呢。往日文医生忙着照顾病人,安小探长忙着抓贼缉盗,这番兄弟二人合力只忙活自己的情景,实际上并不多见。一向冷面无情的张大佛爷,此刻面色也不禁和缓下来。

桌上儿臂粗的红烛已经燃了好些时候,张大佛爷端起满满一盏交杯酒,往文家兄弟嘴里一人哺了一口,就把二人扔到了床上——可没什么花生桂圆的乱七八糟的玩意儿,只有一层又一层软和和的褥子——说是扔,比文医生对养的猫都仔细珍重。然后站在床边看两人脱衣服。

安逸尘性子活泼些,见体弱的哥哥慢吞吞褪衣服,便跟着一起除去厚重的艳红色的嫁裳,毕竟要尽“妻子”的义务。想到这儿,他便觉得投在身上的视线更火热了,虽然有哥哥分去一半,还是觉得臊得慌,灵机一动,就把哥哥先推了出去,“哥哥,你和启山先做,我先观摩。”

文世倾不是不慌的。这种事情兄弟二人都是头一遭经历,也没甚经验可言,不过是身为兄长,勉强维持着一点尊严罢了。他偷偷抬眼去觑佛爷——他惯是这么叫的——只觉那人眼中墨色更深,好像要把他整个人吸进去吞吃入腹似的,便觉有些惶惶然。

眼见兄弟二人都要被这种对未知事物的恐惧逼退,张大佛爷便也收起了戏谑的心思,从严整的军装上衣口袋里摸了一盒软膏出来,也开始解衣服纽扣。

“自己扩张。”

他说。

TBC

我知道卡肉不道德

我就是爱卡肉别让我停下来

(删除)其实是多年不开车不会开了(删除)

评论(35)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