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汣

我在的地方,就是粮仓

(宁天)她梦见

最近突然又入了各种火影CP坑,把之前发在微博的短文搬了过来

和现在比,文风似乎有点不一样?


夕阳艳红如火。天天坐在没什么人气的忍具店桌子后,昏昏欲睡。

她梦见腿脚灵便不坐轮椅的凯老师,尚不会八门的小李,名字不在墓碑上的日向宁次。

这真是个很好的梦。她唇边带着一丝微笑,不带往日宁次嫌弃的粗鲁,安静地任自己入眠。


她梦见凯老师和小李为了奇怪的理由激动万分,誓要绕着村子跑100圈。

宁次有些无奈地偏过头去,自己做回天的练习。

自己瞄了靶子随意扔苦无和手里剑,三心二意地想训练结束去忍具店看有没有新忍具。


她梦见自己千思百虑为宁次挑选礼物。

书太死板,花太俗气,衣服不知尺寸大小。

结果,还是送了最中规中矩的忍具包一个。

但仍然是希望他喜欢的。


她梦见宁次训练结束后向家的方向走去。

房子远远望去是黑色的,没有一点光亮。

像是要将他吞了似的。

她莫名很想喊住他,却又寻不到理由。


她梦见外出任务的清晨。

风微凉,不知名的虫子叫成一片。

露水打湿了宁次黑色的长发,一绺一绺,像是每日训练结束后留下的汗水。


她梦见凯老师和小李热血地挥洒汗水与青春。

她梦见宁次无奈地转过身去与她对练。

她似乎做了一个悠久长远的梦,梦见十二分的快乐与满足。


夕阳西下。

艳红如火。


评论(8)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