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汣

我在的地方,就是粮仓

(宁天)朝日

为什么大家都不幸福呢?

这么想着的时候天天突然从梦中惊醒,浓重而冰冷的黑暗慢慢从周围涌上来,凉凉的月光打在半新的桌柜上,金属制的锁头反射着惨淡的光。

夜深露重,白色瓷杯里的水安静地不起一丝涟漪。

天天翻了个身在床上躺平,眼睛半闭半合地瞪着天花板。

她觉得自己似乎是做了个梦的,这梦大抵不怎么好,所以才生出了这样奇怪的感慨。

事实上,即使有自己的忍具店一向无人光临这种小事,大家的生活也很是顺遂美满。毕竟是难得的持续日久的和平,从大战时期幸存下来的忍者们,实在也不能多抱怨什么。

说起能抱怨的,大概也就是一点陈年往事吧,不值一提的,早就被时间的风沙所席卷而过,匆匆掩埋的——

暗恋之人死在自己眼前这种小事。

想来也是现在的孩子们所不能理解的,亲朋逝去皆为常态,流几滴浑浊的泪便要继续赶赴战场的年代。

 

日向宁次。

直到现在提起心口仍要隐隐作痛的,便是天天暗恋之人的名字了。

人只要逝去,爱恋也好悔恨也罢,身后的一切便从此与他再无瓜葛,以天天不算低的贤值,要理解这一点绝非难事。然而世间总是有这样的傻瓜,怀抱着一点点感情便能存活,固执地拒绝新的可能,孤身一人迎接着终末的到来。

自从在墓园遇见过沉默不语的六代火影大人,天天更是抛去只有自己一人如此执迷不悟的隐秘的负罪感,心安理得地独自生活下去。

谁说人必须要恋爱结婚生子才是正途呢。

默默感谢着同期忍者们不多规劝的体贴,天天依然每日开朗乐观地活着。

 

可是大家真的都在幸福着吗?

寒气从窗缝里无声地渗进来,这种寂静的夜晚,没有灰尘的屋角,堆在水池里的一人份餐具,反而让天天不得不胡思乱想着否定自己认为的美好现实。

我是说,宇智波佐助真的有在喜欢小樱吗?手鞠作为公主姬嫁到木叶来不会有问题吗?层层叠叠平日不敢细想的疑问盘旋着占据了天天被冻僵的脑袋,拉扯着她的心脏向下坠去。

直到朝日的第一缕光芒不久后打在木叶护额上,天天这才恍然地结束了危险的思考。

思考的答案如同此前每一次的结论,只要当事人感到幸福的话,旁人又有何置喙的余地呢?

坐起身来,天天慢慢地绽开一个与往日无常的笑容。

 


想写的很多,受限于文笔,只有这一些碎片化的东西

唯独只有火影的CP,总是产一大口玻璃碴子喂给自己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