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汣

我在的地方,就是粮仓

(黑研)非一般关系

灰夜久提及注意。

 

 

一般情况下,向导是柔弱的代表,因为稀少的数量而被保护,专注自身能力的开发而忽视体能的训练。向导专属学校的建立与一对一标记关系下的战斗模式,使得向导的战斗力无法被全面激发利用。

星历2012年,联盟HQ正式成立。以培养向导为主导核心的哨兵向导作战小队为宗旨,致力于探索向导与哨兵间非标记关系的战斗力促进作用,同时培养可独立战斗的战斗向导,一时引起轩然大波。

 

与外界时刻注意自己衣着言行,要求外表完美无缺的向导不同,联盟HQ内的向导常年与哨兵组队训练,卸下对哨兵天然防备心而能协同作战的同时,也不可避免沾染一些所谓“哨兵式”的习惯。

“研磨,你又不把衣服穿好!”

“阿黑,六颗扣子太麻烦了……”

背带裤的前襟分开,和背带一起松松垮垮的搭在身体两侧,后背交叉的带子垂落下来,扯着关到一半的拉链隐约露出白色内裤边缘。

这种形象若是放在外界定会让人大惊失色,将作为珍贵向导的孤爪研磨暂时收容、加以管教,让他改正这种不符合向导身份的行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然而在联盟HQ音驹部,一切愚蠢世人加诸于向导身上的繁文缛节都会被抛之脑后。若用现任队长黑尾铁朗的话来解释,那便是作为队伍大脑(也可随意替换为中心、至宝等词)的研磨,理应受到全队宠爱,随心所欲地过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被生生打磨成人们理想中的向导模范。这种与外界截然对立的观念却一直为音驹部所推崇,对研磨的放纵更是在联盟HQ内众所周知。

然而实力就是一切。数得上名号的团队合作与综合作战能力,分明地展示着研磨作为音驹部主队向导的实力,无声地驳回外界对音驹部战斗培养模式的置疑。

任劳任怨地帮助研磨整理着比寻常背带裤更为复杂的特制作战服,黑尾仔细研究着前身的拉链纽扣与背后交叠的带子,愈加发觉这是一件女士款式的衣服。后勤部这是在搞什么?虽说穿在研磨近几年少有成长的瘦弱身躯上并不感到违和,甚至还显出几分难得的俏皮。这种从二人幼时相识就难得一见的风情不由使黑尾产生了兴趣。

“阿黑,还没好吗?”被乖乖摆弄着穿衣服的研磨手里一如既往捧着游戏机——根据他的说法是在培养手速与反应速度,并不是某种兴趣上的喜爱,头也不抬地抱怨,“没办法打游戏了。”

黑尾差点飘走的的思绪便被拽回了现实。今天的任务是假扮普通人游玩,以吸引任务对象的注意,这种任务通常会被外号为“猫”,善于隐匿于城市街角的音驹部接下。尤其是安静地缩在一旁,向导气息就会被完全隐匿的研磨,完完全全就是一个毫无特殊能力的弱小男孩。

“至少应该说一句任务快要迟到了吧。”毫无责怪口气地说了研磨一句,黑尾随意地揽过研磨肩膀,扭头凑过去看游戏机画面,“新游戏?上个月帮你带的?”

“阿黑,很热。”盯着画面上的BOSS血条,研磨毫不反抗地被带领着继续向前走,“之前玩的NEIKOMA的续作。”

“好玩吗?”

“一般般。”

习以为常的对话,习以为常的行动模式,习以为常的任务?

“恋人?是要我们假扮成恋人而不是兄弟?”黑尾再三地向训导官们确认,“恋人的话让列夫和夜久去就可以了吧。”

“列夫还没成长到可以独自执行任务啊。”猫又训导官笑着坐在宽大的桌子后,指挥副手交给黑尾厚厚一沓资料。

以长度12—15厘米,直径2—3厘米的铁棍为主要武器,主要作案地点为商业区的偏僻小道,攻击对象为情侣中落单的一方,尤其是身材瘦弱性格内向的一方,攻击得手后带走受害者进行性侵,以及……

黑尾哗啦啦地翻看着对统共一十二起事件的数据调查,意味深长地瞥了一眼还在坚持不懈和BOSS做奋斗的研磨,惹得研磨不满地抬头瞪他一眼。

啊,被发现了呢。毫无悔改之心地收回目光,黑尾向猫又训导官告辞,领着打扮得可爱万分的研磨走出基地。

同样是任务,逛逛玩玩总比风餐露宿来得痛快。一想到枭谷那只猫头鹰应该还被困在某片荒野里挖矿,黑尾脸上的表情更加洋洋得意起来。

偏爱未长成的男孩。一个无耻之极的恋童癖。

虽说乌野部新入队的小乌鸦也是个男孩,但那跳脱的性子和内向可没有一点关联,而且一旦进入战斗状态,哨兵的存在感也不适合这种伪装任务。只有研磨,隐匿能力在HQ首屈一指的向导,才能胜任这种特殊的任务。

公费休假,不外如是。

“研磨想去哪里?”

“AKIBA.”

“啊,是在预测今天会出现的区域里呢。研磨也很久没有去过了吧,最近有什么新的游戏上市吗?”

“Kuroken的新作。”

“研磨,果然很喜欢玩游戏吧。”

“没有。”

“有。”

“没有。”

……

逛游戏店,去有名的甜品店吃刚出炉的苹果派,沿着河堤散步,掐了白色的无味野花插在研磨头发里,坐在河边的长椅上看夕阳,排队等作为城市之眼的摩天轮看夜景。

正当黑尾以为今天的诱捕行动宣告失败,一手高高举起两只冰淇淋,一手拨开人群向远处走去时,心头却闪过预警信号。

本应坐着研磨的地方一片狼藉,打包带走的几个苹果派散落一地,游戏机砸落在长凳右边,碎裂的屏幕间隐约可见GAME OVER的字样。哨兵极强的五感与反应能力让黑尾很快理清状况,笔直地追向研磨被挟持而去的方位。

迅速找到研磨及任务目标,等待几分钟便观察到研磨偷偷打出的信号,黑尾轻盈地从树梢跃起,将目标踹飞的同时抱住接住因惯性倒下的研磨。

“啊啊啊!你们这些!该死的男人!只有我才能保护他们!只有我!”不知被踹断了几根骨头,目标痛苦地叫喊着,双眼中满是疯狂的仇恨,“去死!去死吧!该死的恋人们!被玷污的天使没有存在的必要!”

“这不是保护。”研磨面无表情地注视着狼狈的中年男人,“不过是你为了私心欲望而作出的罪行而已。”

“再者,我们可不是什么恋人啊~”居高临下地望着瘫倒在远处的目标,黑尾缓慢地踏着步子走过去。

比友人更加亲密,比恋人更加熟稔,比家人更加暧昧。青梅竹马这种只能浅薄形容二人相识过程的词语,也并不能概括这复杂却简单的关系。

不会与对方分离。

这样坚定的想法从未有过半刻迟疑。若非要扯出半个理由来验证,大概也只会得到类似“因为是阿黑/因为是研磨啊”这种不容置疑的回答。

“研磨可是比恋人更加重要的,我的向导啊!”

 

——

小后续?

“游戏机,摔坏了。”

“回去就给研磨申请报销,这几天就先忍耐一下吧。”

“……”

“怎么了研磨?要不我先帮你买……”

“阿黑不想和我成为恋人吗?”

“嗯?什么嘛,研磨意外地也会问这种问题呢。”

“阿黑好吵。”

……

 

 

虽然很想写出一点向导哨兵独占欲以外的东西,不过不出意外地失败了。

好在最后还是让黑尾耍帅成功了?

非常抱歉。

那么下一篇来写谁好呢?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