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汣

我在的地方,就是粮仓

(大菅)非一般关系

“啊大地,后腰也有。”使劲扭头向后看,菅原趴在洁白的床单上,微微向上挺着腰,“尾椎骨的上边,往右一点。”

现在是下午一点,联盟HQ乌野部的队长宿舍内。因为天生体质缘故,菅原在上午的行动中不幸被变异蚊虫围攻,不过几分钟就被叮咬成了某种意义上的重伤员,白皙的皮肤上肿起的红包随处可见,还有许多尚在潜伏的毒素跃跃欲试。倒是作为任务搭档的队长大地,托福全身上下奇迹般地毫无损伤,又因为菅原现在不方便自己上药,无奈接手了这一工作。

左手握着一管瘪了小半的药膏,大地尽量把视线移开,不去注意菅原被洁白内裤包裹的浑圆臀部——为了方便上药,菅原几乎已经相当于全裸状态了,“suga,还有哪里痒吗?”

“嗯……”菅原仔细地感受着。由于叮咬处实在太多,这也变成了一件相当困难的事情,“啊,左边大腿好像也有,不过不知道是在哪里。大地,能麻烦你蹲下来看一下吗?后背全都是药,没办法翻过身来呢。”

不得不去做的事情,大概就是指这个了吧。深吸一口气强装镇定,大地伸出右手握住菅原因向后抬起而微微颤抖的小腿托住,“在哪里?”

“不太清楚,可能是还没发作的。”菅原有些困扰地笑了笑,“能帮我摸摸感受一下吗,毕竟你的感知力比我高很多,可能会发现我没感知到的……啊!”

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菅原偏过头来盯着大地,一副抱歉的样子,“不愿意的话,让影山来帮忙也可以。”

“没关系,我来就好。”在心里默念着古老的偈语,大地索性单膝跪地,右手仔仔细细地从菅原纤细的脚腕开始往上游移,“suga,有感觉吗?”

“没什么感觉呢,应该是在大腿吧。”菅原极力调动起被复合解毒剂麻痹的神经系统,努力辨析着毒素来源,“大地,摸我左大腿的外侧试试看。”

还没从菅原小腿又细又滑这一感知中恢复过来,又接到如此请求,大地僵硬的右手机械地转着圈儿摸上去,在大腿中间部分试探到了一个微小的伤口。

“啊就是这里!”不自觉地用腿磨蹭着大地满是茧子的粗糙的手止痒,菅原轻轻呻吟出声,“大地……”

乌野部首队队长的夺门而出打断了他未吐露完全的话语,习惯性放出自己的精神体查探,半晌才等来同样因解毒剂而迟钝许多的银灰色小鸟。

“啊……”接受完信息的菅原呆愣半晌,像吃了沙艾果一样全身通红,不由把整张脸埋入枕头里。

“什么嘛,原来也是会起反应的。”

 

 

 

小后续?

当天来探病的所有人都被大地拒之门外了。

尤其是影山,被大地强制送去了生物实验室接受训练,直到菅原完全康复为止。

 

 

 

一个坏心眼儿的suga副队长。

一个被吃的透透的大地队长。

(笑)一个因为被蚊子咬得睡不着而灵感爆发的我。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