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汣

我在的地方,就是粮仓

(黑研)与你书

la prima lettera 

致阿黑: 

与你分别的第1016天。 

第一次给你写信,果然还是感觉怪怪的。 

威尼斯很美很安静,城中的房子大多空置,穿梭在小巷里便不会遇到太多游人。 

旅途中遇见的奶奶推荐了一家酒吧,抱着试试看的念头进去吃了早餐,意外的好吃。 

据说是日本人和意大利人理解的bar不太一样。

明天打算去烟草店买车票去博洛尼亚,听说博洛尼亚肉酱面非常好吃,希望也会遇到好吃的苹果派。 

不过我想找到美味的盐烤秋刀鱼可能有些困难。 

抱歉,听我说这些很枯燥吧?

如果觉得无聊,就告诉我吧。明天我会努力说一些更有趣的事情。 

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有趣。 


The Ninetyninth Letter 

致阿黑: 

与你分别的第1114天。 

大英博物馆实在是太大了,走在里面常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 

只参观了一半,如果下次有时间再来吧。

 今天找到了很好吃的苹果派,第二张纸上是菜谱。 


Der hunderterste Brief 

致阿黑: 很抱歉今天打扰你两次。 

最近记忆力很不好,忘记了许多事情。 

你还记得我上一封信的结尾时间吗?

我突然忘记与你分别是多久之前的事情了。


Der hundertvierte Brief 

致阿黑: 

与你分别的第1117天。 

突然想起了确切的时间。 

今天去了Sanssouci。 

比起新天鹅堡,Sanssouci游人少得多,梯形露台上蜿蜒着翠绿的葡萄藤。 

若是要听长笛演奏会,大概也会是在今天这样的好天气。 

啊,Sanssouci是法语里无忧虑的意思,我不太清楚在日本把这座宫殿的名字翻译成什么。 

即便在这里,我也感到深深的悲伤。 


百および第五の手紙 

致阿黑: 

很抱歉这么久没有联系你。 

我已经回到了日本。 

旅行告一段落,日后可能也不会再给你写信。 

依然想念你。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