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汣

我在的地方,就是粮仓

(黑研)消气的可靠方法其二

产粮进度4/15

本来沉迷肝本子无心产粮,但是太太们都开始捅刀可还行?

有谁能来鞭策我码字就好了...文档里有不下十个待填……

评论超过十个下一篇开车(自断后路)

兔赤灰夜久提及有,前见消气的可靠方法(其一)

 

讨生气的家猫欢心应该用什么呢?

猫薄荷太过刺激,玩具又未必合心意,即使是喜欢的猫食也有被拒绝的可能。毕竟是高傲的猫咪,轻易不会对愚蠢人类低下头颅。

在前一晚完全屏蔽教室里闹成一团的音驹众人、酣然入睡的研磨,今早难得地没有赖床早早起床洗漱,并且在训练前完全失去踪影。

正如多年的相伴生活使得黑尾了解研磨一样,研磨也深谙黑尾的心理活动,充分发挥自己的头脑,运用熟练的躲避人群技巧小心地隐匿行踪,掐着比赛开始的时间点出现在体育馆内,完全杜绝黑尾想要和他好好谈谈的念头。

太难搞。黑尾一边在心里偷偷抱怨,一边又有些奇异的成就感。向来温顺的家猫突然反抗主人,并且极力展示自己独立生存的良好能力,不正体现出他的饲养得当吗?当然这话只能自己偷偷想想,万万不可宣之于口,毕竟同为饲养者的赤苇每日都在烦心猫头鹰的过于自我主张,至于夜久……

“列—夫——!把你的臂长利用起来!”

夜久这驯兽员还在和小狮子不休搏斗,根本顾不得什么饲养事宜。

话虽如此,黑尾还是盯紧了研磨,毕竟是自家养猫,适当放出去寻朋觅友有好处,看准时机抱回家继续疼爱也是日程表上的必备。平常总是和研磨呆在一起尚不觉得,从远处观望倒是有了些别的发现,比如研磨和枭谷副主将的关系比想象中来得亲密,躲避乌野面部表情凶狠的二传也不止藏在自己身后一招,只喜欢自己默默打游戏的状态也有了改善,能教着乌野的10号怎么通关,以及研磨的手指,似乎有些不太灵便?

为了证实自己的判断黑尾又连续观察了研磨两节比赛,确认研磨的确在察觉自己的目视所以浑身僵硬外,尚有些其他的不便导致他双手都用不上力气。

这发现简直急坏了黑尾,唯恐研磨在自己没看见的时候有受伤,匆匆和同样发现二人状态不好的监督打过招呼,就拉着不情愿的研磨一路小跑去了医务室。

因为放假,校医早早回家,经理们也因为要准备午餐而聚集在食堂。不顾研磨反抗把他抱上诊疗床,黑尾蹲下身,捉了研磨的手就开始挨根手指摸着查看。

“没有淤青,也没被蚊子咬。”黑尾小心地活动着研磨的手指关节,“哪里不舒服吗?在哪里扭伤了吗?”见研磨挣扎着要把手收回去,还是一副别扭未消的样子,黑尾强迫性地看进他眼里,“研磨,不要让我担心。”

沉默了好久,久到黑尾已经联想到怎么送研磨去医院拍X光仔细检查,研磨才终于开口。

“因为,阿黑不帮忙赶蚊子。”对视太久,研磨难堪地低下头去,黑尾甚至要费力去听他散在空旷房间里的微弱声音,“只能自己抓紧……”

黑尾简直能想象到那副画面。出于自尊不愿向自己寻求帮忙,又恐惧着蚊子的研磨是怎样躲在被子里,用双手抓住边缘紧紧攥紧,唯恐露出一丁点儿皮肤被叮咬,即使睡梦中也不曾放松,以致醒来之后双手血流不畅,酸麻僵硬。

“研磨你这样,太犯规了。”黑尾把头埋在研磨膝盖上,闷闷的声音传出来,“好可爱。”

“想笑就笑吧。”话说开之后研磨明显放松许多,自暴自弃般推了一下黑尾肩膀,赌气地抿起嘴,“反正阿黑总是在欺负我。”

“不笑。”黑尾依然趴着不肯起来,伸长手臂环住研磨的腰,“是我不对,说好了帮你挡蚊子的,还害你被人笑话。”

黑尾能感觉到研磨周身的气息明显有所变化,从对人呲出尖牙亮出利爪的野猫恢复成家养状态,这让他不禁有些心酸,甚至生出研磨瘦了的错觉——虽然他只是短短几十个小时没能好好抱抱他,盯着他吃下对身体有益的蔬菜和肉。

这样别扭的姿势持续了几分钟,就以黑尾双腿酸麻支撑不住而告终。研磨虽然面上还是一副没有消气的样子,倒也慷慨地分了半个床边给黑尾坐,还故意拿腿去撞黑尾僵硬地双腿,理直气壮地说这是在使血液循环更加流畅。

黑尾看着他眉眼间藏不住的狡黠神色,无奈地发现果然自己吃苦头,才是让研磨消气的最可靠方法。


评论(1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