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汣

我在的地方,就是粮仓

(哨向/黑研兔赤)占有欲(一)

赤研百合(不)注意。

兔赤/黑研双视角

如果有人愿意留个评论什么的我会很高兴的❤

 

飞船安静地在太空中行驶着。

神态自若地拆开一袋菱果馅团子喂给身旁专心打游戏的研磨,赤苇悄悄放出小京,用精神力和研磨沟通。

“没关系吗?”

“如果木兔前辈能不这么注意我的话。”研磨手指按动的速度丝毫不变,甚至比一小时前上飞船时还要快些。小小的三花猫萎靡不振地趴在他的膝盖上。“这样……很讨厌。没办法打游戏了。”

同样感受到灼热视线的赤苇挑高眉毛,亲昵地把研磨垂落的碎发拨到耳后去,坏心眼地回刺他一句,“彼此彼此,黑尾前辈也很想把我从这个座位上强制驱逐呢!”

“讨厌……”

不知是在说游戏机上大大的GAME OVER讨厌,还是在说木兔明显不满而又充满被抛弃的委屈气息的视线讨厌,亦或是两者兼而有之,向来在捕捉情绪方面敏感的研磨索性关闭了游戏机电源,不适地缩起身体。

“任务……赶紧结束就好了。”

 

因为音驹部与枭谷部常年互相挑衅又惺惺相惜的缘故,研磨与赤苇二人算是相熟,在黑尾与赤兔互相抬杠时结伴离去也不是一次两次。赤苇能在研磨打游戏时陪同照顾,研磨时常在意想不到之时出现帮助赤苇。若要评判的话,这两个天赋罕见的向导间可以称得上是好友关系。

但是一同出任务还是第一次。

彼此的哨兵就坐在十几排座位之后,就算无心,良好的感官和偷偷跑来窥探的精神体动物也会如实汇报赤苇研磨二人的一举一动。更何况这种被迫分开的现状,已经让某个单细胞沮丧到无以言表,也让自诩为唯一饲养者的哨兵怒火中烧。

谁让木兔一和赤苇结合就大爆发,足足一周没让他见到其他人类,走出房间后的炫耀狠狠刺激了隔壁部门黑尾,绑了自己的竹马就回宿舍闭门三天。

总的来说,孤爪研磨算是遭到了无妄之灾,被迫永远与单身生活say byebye之外,还要适应哨向结合之后的生活。

他的意思是,为什么之前没觉得阿黑这么烦人?

本以为和阿黑已经足够亲密,结合后黑尾的黏人程度却一再刷新他的认知,有几天甚至不允许他见到任何外人——包括音驹的队友们。

这种情况在研磨忍无可忍首次用精神力攻击并控制黑尾放自己出门后才有所好转。黑尾终于从一种极端的保护欲里稍微挣脱出来,并信誓旦旦地表示这只是初次结合所造成的后遗症,他会很快克服,研磨也应该适应这种新的生活。

不管怎么说,随遇而安的研磨无奈接受了这一现实,并随后安慰自己除了距离更近、亲密举动更频繁之外,也并没有太多改变之处。

黑尾拒绝让他离开自己视线超过半小时除外。

去找翔阳要有他在场陪同,不能和赤苇单独共处一室探讨精神力攻击问题,身为哨兵的列夫更是不知被他赶跑了多少次。本就稀少的人际交往,在黑尾的干预下更是无限趋近于零。

万幸猫又教练很快察觉到他的苦恼,并建议他接下这个任务以让二人暂时分离,没有信息素的作用,黑尾大概也能冷静些许。

如果木兔前辈与阿黑不是偷偷跟上飞船的话,大概真的会有效果吧?

 

——

虽然枭谷众人早已心知肚明,赤苇京治,这个实力强大的向导将会被单细胞的木兔光太郎收入囊中,事情真正发生时还是嘘声一片。

毕竟就算在HQ,向导也属于珍稀物种高岭之花,相比之下倒是哨兵更烂大街一点。队友们可以接受赤苇跟在木兔身后当老妈子,勤勤恳恳包揽枭谷部的全部杂务;也可以接受他一片痴心向木兔,低眉敛目像个小媳妇儿操持一切;或者更乐于见到赤苇被气到无视傻猫头鹰,辅助队友们取得一场又一场战斗的胜利,而木兔在旁边畏畏缩缩,不敢上前讨自己队伍的向导欢心。

但这其中并不包括赤苇心甘情愿和木兔登记在册,从此成为有伴侣的向导。

总而言之一句话:

“HeyHeyHey!这是区别待遇!”木兔一跃而起扑向赤苇,顶着一头竖起的银发得意洋洋地揽过赤苇的肩膀,“你们就是嫉妒赤苇更喜欢我!”

“就是因为你会这样,” 猿杙无奈地看着他,“太过兴奋了。”

“没错,木兔学长太过得意忘形了。”哗啦啦地翻阅着手里的一沓资料,赤苇头也不抬地赞同道,“会带来很大困扰的,如果因此而疏忽大意导致任务失败的话。”

“哦哦说得好赤苇!”小见反应迅速地竖起大拇指,“即使结合了也要一直吐槽下去啊!”

无视木兔不依不饶地喊着自己名字,高呼心灵受到重创,赤苇镇定自若地浏览完任务资料,毫无歉意地敷衍着安抚木兔,“没关系的木兔前辈,就用这几天恢复以前的状态吧。”

“下一次的任务,是我和研磨一起去呢。”

话虽如此,这个人绝对会偷偷跟过去的。随手把资料夹塞进背包,赤苇嘴角微微翘起一丝弧度。

虽然任务分配到了自己和研磨两个向导头上,但免费哨兵劳动力,当然是来者不拒。


评论(9)

热度(95)